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辰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医女太撩人王爷休书请拿好

医女太撩人王爷休书请拿好

鱼夭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柳如烟一心爱慕百里翼,为了嫁他,她费尽心思用尽手段,当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他的正牌王妃之时,却不想男人对她只有无尽的厌恶。可她还是傻傻的以为,只要她努力付出,帮他得到想要的一切,终有一天他会转身爱上她,然而最终她用一颗真心换来的是她柳家被满门抄斩的凄凉结局。一朝梦醒,柳如烟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与百里翼大婚的那一天……

主角:柳如烟,百里翼   更新:2022-07-16 0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如烟,百里翼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女太撩人王爷休书请拿好》,由网络作家“鱼夭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柳如烟一心爱慕百里翼,为了嫁他,她费尽心思用尽手段,当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他的正牌王妃之时,却不想男人对她只有无尽的厌恶。可她还是傻傻的以为,只要她努力付出,帮他得到想要的一切,终有一天他会转身爱上她,然而最终她用一颗真心换来的是她柳家被满门抄斩的凄凉结局。一朝梦醒,柳如烟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到与百里翼大婚的那一天……

《医女太撩人王爷休书请拿好》精彩片段

嘶啦。

身下疼痛,逼得柳如烟睁开眼。

黄色的烛光闪烁,暖风拂动,不是天牢的冷气逼人。

柳如烟强撑着坐起身,想要瞧瞧这是哪里。

她不是应该死在天牢之内?难道是被谁救了吗?

“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柳如烟后背一僵,恐惧瞬时在四肢散开。

百里翼背对她坐着,右手捻动盘珠,左手挥动两下,即刻有小厮上前,手中还端着一碗褐色药汁。

一切都那样熟悉!

柳如烟心口一窒,喉咙干涩,张了张嘴终究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她重生了!

重生在她和百里翼大婚当夜!

前世的记忆席卷而来,身体本能地颤抖起来。

“王妃。”祁连声音低沉,将药碗往柳如烟的面色送近几分,“请王妃用药。”

见柳如烟长久未动,百里翼终于斜着眼乜斜她一圈:“你不会还妄想着能生下本王的孩子吧?”

一言落,柳如烟被人抽走的灵魂瞬间回到身体。

她逐渐直起身,眼底寒意闪烁,直勾勾地盯着百里翼。

那冰冷的目光使得百里翼浑身一寒,捻着盘珠的手没来由地一顿。

柳如烟慢慢地伸出手,拿过祁连手中的碗。

不用看,那是凉药!

前世,她虽然已经是名义上的青王妃,可他却始终都不愿自己诞下他的孩子。每次同房之后的凉药,顿顿没有少过。

即便今日是大婚!

柳如烟仰起头,毫不犹豫咕咚咕咚将所有药汁一口咽了下去。

她如此坚定,丝毫不用百里翼多说,倒是让百里翼惊讶。

咣当。

柳如烟顺手将药碗扔在地上,药碗便碎成了几片。

百里翼垂眼盯着碎瓷片,眉头一紧,冷目看向柳如烟。

不给他问话的机会,柳如烟掀开被子,也不穿鞋,几步走到书桌边。

“王爷,这……”

百里翼抬手拦住祁连的话头,纹丝不动地盯着柳如烟。

她手持毛笔,手腕抖动,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写满了一整张纸。

柳如烟将满是蝇头小楷的纸递给百里翼,最上面两个大字看得百里翼眉眼顿时紧收:休书。

百里翼狐疑地望向柳如烟,也不接休书:“这是何意?”

“青王娶我既然心不甘情不愿,何不及时止损?”

“王妃,今日可是您和王爷的大婚之夜,这种玩笑断然开不得啊。”祁连想要回旋两句。

不等柳如烟回话,百里翼抬手打断祁连话头,凝视着柳如烟,缓缓道:“你确定要本王休了你?”

柳如烟刚要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凝望向百里翼,咬着下唇,露出犹豫模样。

百里翼心中不屑:果真还是和以前一样,欲擒故纵。

他冷哼两声,嘲讽道:“青王妃还是好生休息吧。明日回门,青王妃还要在京城好生显摆显摆呢。你柳家机关算尽,终于见你送上了本王的卧榻,也算是柳家满门心愿得偿了!”

说着,百里翼起身便要离开,却听柳如烟悠然的声音传来:“不是王爷休了我,是我,休了王爷!”


百里翼拂袖而去,屋中只余下柳如烟一人。

她裹上一件单薄的纱衣,坐在榻上瞧着地上散落的碎瓷片,前世的记忆呼啸而来,心口一阵阵的窒闷和疼痛憋得她喘不上气。

“小姐。”

琥珀和玲珑自外同入,她们两都是柳如烟的陪嫁丫头,前世却都没有得到善终。

柳如烟目不转睛地望着两人,直到二人走到榻边才回过神来。

“小姐,这是大补之药,您喝了早些睡吧。”琥珀将手中药碗递给柳如烟。

柳如烟面不改色,冷冽的视线在药碗和琥珀的脸上来回游走。

许久她才冷笑道:“补药?”

琥珀一愣,手都颤抖两下,药汁洒出来了些许:“是……是啊。”

“既然是补药,那你喝了它!”

柳如烟猛地起身,一把扣住琥珀的手腕便将那药碗往琥珀的嘴边送去。

琥珀惊得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小姐,奴婢不知做错了什么,还请小姐饶命啊。”

一侧玲珑也同时跪倒:“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柳如烟面不改色,盯着琥珀。

前一世便是琥珀送来了这碗‘补药’,恰逢府中有人来报,言百里翼的乳娘患了重病,柳如烟为了拉近乳娘与她的关系,便将那药送给了乳娘。

乳娘饮药后不到一刻便毒发身亡!

百里翼自小没了母亲,便是乳娘一手拉扯大。

想不到却被柳如烟送去的药害得丢了性命。自那之后柳如烟便再也没有看到过百里翼的笑脸。

思及此,柳如烟心中越恼。

琥珀和玲珑都是陪嫁丫头,比起玲珑她甚至更加疼爱琥珀,万万想不到却会被琥珀出卖!

琥珀眼瞧着柳如烟面色阴沉,目光坚定,知晓事情已经暴露,顿时哆嗦起来。

“事已至此,还不肯说吗?”

一夜未眠。

翌日一早,天色蒙亮,柳府门前一道倩影孤影而立。

柳如烟拢了拢狐裘大衣,仰头看着大门上熟悉的匾额。

柳府,她终于再度看到了这个府邸。

前世因为自己识人不明,连累柳家被满门抄斩,就连她娘亲的尸骨都被拖出来当众鞭尸。

重生归来,她必定要护住柳府上下!

正想着,沉重的黄杨木大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娇笑着从内缓步而出,还在和身边的人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瞧到柳如烟,来人登时愣住,一脸错愕,良久之后才缓缓道:“长……长姐,你怎么在这里?”

柳如烟上下扫视柳如馨一圈,收拢心神,面不改色:“我是柳家嫡长女怎么不能出现在这里?”

柳如馨面色一顿,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柳如烟心中不由犯怵。

饶是如此,柳如馨还是很快调整好状态,笑着上前挽住柳如烟:“瞧我都高兴糊涂了。长姐今日该回门,不过这也太早了。”

柳如烟侧过眼,打量了柳如馨一圈,不着痕迹地推开她的手,缓缓道:“昨日王府有人给我投毒,已经查明正是柳家之人指使,今日特回府处置。”

言毕,玲珑已经拽着琥珀从马车后走了出来。

柳如馨的面色登时就是一变。


柳家正厅。

柳如烟端坐左手首位,琥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柳如馨立在一侧,面色慌乱。

院中传来一阵悉索的脚步声,厅外走进七八个人,为首的中年人气质卓绝,腰杆挺拔,一进厅便第一时间看向柳如烟。

柳镇,北楚丞相,最疼爱柳如烟的父亲。

前世柳家被满门抄斩,柳镇跪在斩头台上依旧是腰杆挺拔,不管监斩官如何高呵,他始终未曾下跪。

直到宫中来人传话柳如烟已经被打入冷宫,柳如烟的母亲荣欣被当众鞭尸,柳镇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可不等行刑他已经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随后便人事不省。

事后,柳如烟听说,柳镇在临死之前高喊的还是‘如烟’。

此刻再度瞧到柳镇,柳如烟心中一窒,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柳镇大步上前,握住柳如烟,急切地扫视一圈:“听说昨日青王府有人给你投毒,你没事吧?”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这个女儿,哪怕柳如烟一意孤行非要嫁给百里翼,害得柳家颜面丢尽,他却依旧关心这个女儿。

柳如烟鼻尖一酸,险些哭出来。

“父亲,投毒一事尚未确定,只怕是有什么误会。”柳如馨苦笑两声,目光微动看向柳镇身后跟着的红姨娘,递去一个眼色。

红姨娘即可点头,立即上前扶住柳镇:“老爷,有什么事情还是坐下来慢慢说吧。”

这母女二人的眼神柳如烟看得明白,不由心中冷笑,若是自己前世能稍微用点心,也不至于被这母女二人害了那么多年还不自知。

思及此,柳如烟走到柳镇身侧,不动声色地将红姨娘挤开,搀扶着柳镇坐在正座上。

她看向琥珀,沉声道:“琥珀,将你在王府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琥珀哆嗦着抬起眼,只望了柳镇一眼便立即低下头:“那毒药是……是二小姐让我带回府中,给大小姐服用的。”

话音一落,柳如馨登时便扑了上来:“你这死丫头胡说些什么?我与姐姐乃是同宗同源,为何要杀她?一定是你动了杀人之心,却要栽赃给我。”

说着柳如馨跪在地上:“父亲,女儿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请父亲明察。”

一边的红姨娘也立即开口为女儿求情。

一时之间,厅中柳如馨母女的求情声,琥珀的哭喊声搅扰在一起混乱不已。

柳如烟和柳镇却一言不发,只冷眼旁观。

待到这三人的声音小了些,柳如烟才拍了拍桌子,让她们安静下来。

“柳如馨,琥珀对你的指认你不肯认是吗?”

“姐姐,你可千万不要被这贱奴挑唆。我和你可是姐妹。”

“姐妹?”柳如烟冷笑两声,“我也以为你是我的姐妹。可我没想到就是我自认姐妹的人,居然敢对我下此毒手!”

言毕,一侧的玲珑上前,将一块素白手帕交给柳如烟。

那手帕中鼓起了一节,瞧样子似乎是手帕里放着什么东西。

柳如烟盯着柳如馨,慢慢地打开那手帕:“柳如馨,你看看这是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