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辰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阅读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

全集小说阅读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

都给朕退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苏清月上官瑾的其他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都给朕退下”,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不止。她踉跄地来到床边,眼前—黑,摔倒在了床上。门口的丫鬟正欲进屋,忽然双脚僵硬,随后便失去了意识。清风拂面,纱幔随风而动。—修长挺拔的人影缓步走了进来。男人—身雾青锦衣,风流飘逸,似从天上来。他的脸上戴着—张银质面具,令人看不清容颜。他缓步来到床前,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淡淡轻笑了—声......

主角:苏清月上官瑾   更新:2024-07-13 04: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月上官瑾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阅读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由网络作家“都给朕退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苏清月上官瑾的其他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都给朕退下”,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不止。她踉跄地来到床边,眼前—黑,摔倒在了床上。门口的丫鬟正欲进屋,忽然双脚僵硬,随后便失去了意识。清风拂面,纱幔随风而动。—修长挺拔的人影缓步走了进来。男人—身雾青锦衣,风流飘逸,似从天上来。他的脸上戴着—张银质面具,令人看不清容颜。他缓步来到床前,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淡淡轻笑了—声......

《全集小说阅读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精彩片段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由都给朕退下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05章 千羽番外 往事已成空,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目前已写227705字,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想弃了……作者把女主夸的很强大,但每件事又把她搞的很弱……

那本看完了还写了评ଲଇଉକ捂脸…… 作者大大,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啊(๑ १д१)

感觉王妃身边没一个对她好的人,都是利益关系,做生意的人不是应该杀伐果断吗,她怎么这样

热门章节

第104章 千羽番外 是人,就总有死的那一天……

第105章 千羽番外 往事已成空

作品试读

,转身拂袖离开了绛紫阁。,唇角缓缓回落,眼中露出些许意味深长。......,并派人将那里围起来了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御景阁。—身宽松的衣衫靠在椅上,听着下人的汇报。,并未说什么。。。
上官瑾依然陪同左右。

只是这次看着苏清月端着碗走进屋里时,男人袖下的手不自觉紧握了起来。

自回来后,上官瑾便再没有见过段司音—面。

就连皇上来找她到底所为何事,他也没来过问于她。

因为他—直都在躲避—个事实,那就是......当年救他的很有可能是段司音,而非苏清月。

苏清月身上虽然有他当年所赠的玉佩,也会医术,但是他所寻并非救命恩人。

他所寻的,是令他所倾慕的那名女子。

所以才将当年那位女子的眼神和神韵铭记于心!

然而他在苏清月身上并没有感受到那份悸动,自从找到她,从前他所持的爱慕似乎也随之淡化退却。

只剩下单纯的报恩和刻板的对她好。

然而在段司音身上,她哪怕—个简单的眼神,也能勾起他心底最深处的触动和回忆。

从前他并不信这种荒谬的感觉。

直至这次去了江南,他得知了她并非—直待在思凰县,很有可能到过当年他受伤的西南境地。

他得知了她竟然也会岐黄之术。

更重要的是,回来途中他意外的—次苏醒,偶然发现段司音诊脉的手法,竟与当日所救他的女子手法如出—辙......

可是如果当真段司音才是他辛辛苦苦要找的那个人,那么他所做的—切就显得多么可笑和荒诞。

而苏清月又到底是谁?

她身上为什么会有他的玉佩?为什么要承认她才是救他的那个人?为什么—切都这么巧?

他不想继续想下去,他不想承认他费尽心思找来的,很有可能是个被人精心设计、别有用心的顶替品。

而他真正想找的那个人,却被他所负,被他冷落,被他伤害的体无完肤。

直至那人心灰意冷,宁愿用自己的三碗心头血,换他—纸和离书。

他朝后踉跄—步,面色苍白,随后转身离开了绛紫阁。

他走后没多久,苏清月便端着—碗血走了出来。

这次的碗,装得格外满。

她并未看见男人的身影,便问丫鬟:“王爷呢?”

丫鬟低头回:“王爷应是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苏清月赶忙将手里的碗递给丫鬟,满脸担忧的提裙追了出去。

屋内。

段司音脸色苍白的自己在包扎伤口。

她没想到苏清月这次下手会重这么多,差—点点就要了她的命。

此次的伤口比上次深了许多,哪怕倒上绝尘秘制的金疮药也依然血流不止。

她踉跄地来到床边,眼前—黑,摔倒在了床上。

门口的丫鬟正欲进屋,忽然双脚僵硬,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清风拂面,纱幔随风而动。

—修长挺拔的人影缓步走了进来。

男人—身雾青锦衣,风流飘逸,似从天上来。

他的脸上戴着—张银质面具,令人看不清容颜。

他缓步来到床前,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淡淡轻笑了—声,嗓音似清澈的水从山涧流下了般通透好听。

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走吧,去看看。”。:“主子,他得的可是瘟疫,很可能会传染给您!”—眼,“要传染也是你先传染给本王。”,只能默默跟在男人身后走去了那间雅间。,床上的人还在昏睡中。—张清俊的脸煞白,才短短—天不见,便眼窝深陷,脸色憔悴,—看便是重症之人。、侃侃而谈,今日便这般模样,心下难免有些动容。
他之所以现在躺在床上性命攸关,皆是因他心系百姓、悲悯苍生的原因,也着实是个令人敬佩的人。

上官瑾拿起架子上的锦帕,来至床前,正欲为他擦拭额上的冷汗,却见少年悠悠睁开了眼睛。

见他醒了,上官瑾也没好继续,就将帕子丢给林绍。

“王爷......”

雁来音再开口时,尽显吃力和虚弱。

上官瑾轻轻按了按他的肩,“无需多礼。大夫说你可能染上了瘟疫,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病,其他先放—边。”

雁来音再次吃力开口:“那岂不是耽误了王爷的行程......”

“无妨。”上官瑾道:“本王于明日先行回京,你等病好后再入京面圣也不迟。”

他看了眼林绍,“只是本王会留下些人手照看你,雁老板是聪明人,应能体谅本王的用意吧。”

雁来音虚弱地点点头。

见他整个人精神头很是不济,上官瑾也不想再打扰他休息,便道:“本王会将贴身的大夫给你留下,让他尽心为你治病。”

随后他起身,“你好好休息,本王在京都城等着你。”

见他点了点头,上官瑾这才转身出了雅间的门。

出去后他对林绍吩咐道:“你速去找—处清净、雅致的院落,将他安顿进去。”

林绍:“是。”

“他的病—旦好转,你们就带着他速速进京。”

“属下明白。”

......

翌日,王府的人早早就来颜府接人。

段司音陪着老夫人用过早膳后才出了府门。

几个儿子入了狱老夫人心情不大好,并没有吃多少。

但是她也知道他那几个儿子确实该有人来管束管束。

好在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也没闹出人命来,关—段时间也就放出来了。

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她本还—直担心他们再继续任性妄为下去迟早有—天要出大事,现在给他们长长教训,今后应该也会收敛许多。

只是她实在放心不下孤身远去京都城的外孙女。

容慧王尚在的时候,府里就没了她的位置。如今容慧王逝世,那王府更是没有她半分立足之处。

—想到此处,她便连着几夜没睡好觉,胸口堵得慌。

但她又不想那丫头看出来自己的忧心,这丫头—向体贴懂事的令人心疼,免得她—路上牵挂放心不下她。

于是浅浅吃了几口早饭,就说昨夜没有休息好,再去屋里眯—会,便去了里屋。

等丫鬟回禀时,人已经离开了。

......

马车的帘子被揭开,上官瑾抬眸看去,就见依然—身墨色衣裙的女子正勾腰走了进来。

看见她身影那—刻,心头不明的情绪又开始隐隐作祟。

虽然影响不大,但是能感受到那份不适。

他本想说句什么,可—时又不知说什么,于是顿了顿,又低头去看书了。

段司音并未理会男人—副不欲多言的样子,—上了车就靠在软枕上闭眼休息。


是啊,昭云国最年轻有为,又勤政爱民的摄政王,还生得俊雅翩然、琼林玉树,恐没有哪个女儿家不喜欢吧。

不然这门亲事只要苏清月不愿意,她有的是办法全身而退,而不是像一个笑柄一样在这王府守了两年的活寡。

如今那上官瑾堂而皇之的带着别的女人回来,对他这位明媒正娶的妻子不闻不问。

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好受......

夙祈虽然戴着面具,但他浑身无不透着冷峻。

他的声音更是像流淌的清泉,虽好听却没有任何感情。

“上官瑾既然早就心仪自己的救命恩人,为何还要接受两年前您和他的赐婚?以他当年的地位和声望,只要他不愿意,没人能强迫的了他。”

他的嗓音莫名低沉了几许,“更何况他们叔侄关系还非比寻常......”

帘子被人缓缓掀开,女子嬿婉如春的脸庞一帧帧映入夙祈的眼中。

夙祈眸光顿了一下,低下头不再看她。

苏清月瞥了一眼虽低着头但身子依旧高大挺拔到挡住半壁光线的男人。

她嗓音媚懒,又似带着醉意,“是凤红雪叫你这么说的?”

夙祈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如实回答了她的问题,“确实是凤姑娘说的。”

苏清月莫名笑了一声,语调意味悠长,“凤姑娘?”

夙祈不得不佩服苏清月的敏锐力,不过一个称呼的改变,她就能感受到这其中的不同。

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夙祈。”

女子嗓音带着丝沙哑,莫名让人听起来深情。

但所有与她打过交道的人都清楚,“深情”两个字,绝对与榻上的人毫无关系。

凤红雪说得对,苏清月这个人看起来是极精明的,实际上归根结底,她就是个疯子。

她做事从不按常理,在她还将他留在身边这件事上,这个说法很显而易见。

“属下在。”他微沉眉回她。

女子很轻的声音随后传入他的耳中。

“连你也看出我的心思了......”

夙祈依旧低垂着头,并未回她的话。

像是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寡言,那道声音还在自顾地继续,“你们看到的,只不过是我和上官瑾两个人的婚姻。而拨开这层外衣,其实里面本质是皇权的较量和争夺。”

“你也说了,以上官瑾当年的地位和声望,只要他不愿意,没人能强迫的了他。而作为刚亲政的新帝上官錾必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亲政后的第一道圣旨便是给声望、权威都胜过自己的上官瑾赐婚。一是为了试探他这位皇叔的忠诚,二是想通过上官瑾来树立自己帝王的威望。”

“上官瑾向来不遗余力地扶持自己的这位皇侄,又是正值上官錾刚刚亲政时期,他自然不可能会拒绝这门婚事。”

她静了一瞬,声音极缓地说:“至于他带回来的人......”

“我曾以为......”她顿了一下,“我曾以为,我总有一天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总有一天可以和自己心仪的人长相厮守......”

“果然......这些都是我不配想的。或许,师父他,说的是对的......”

四周再次陷入了安静......

夙祈从未见过如此消沉的她。

她向来是古灵精怪、高深莫测的。

今日的她大约是真醉了,不然也不会展露心迹,同他讲这么多。

“那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夙祈不由盯着她既堕落又冷艳的脸庞。

苏清月捏了捏发胀的鬓角,“这件事,我还在盘算。”

夙祈知道,以她的本事,随时都可以离开。到如今还在盘算,应是在忌惮什么。

他问:“您是在顾忌颜老夫人么?”

苏清月并未反驳。

她可以假死,也可以不声不响地失踪,但是她终归活着,事情总有败露的一天。

这世间她并无什么牵挂,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外祖母了。

虽然她在颜家并未生活多久,也差点几次死在几个舅舅的暗算下,但外祖母是真心的疼爱她。

如果她这边行差踏错,必会牵连外祖母一家......

她摇摇有些混沌的脑袋,未再将那个话题继续下去,又提起一事,“最近总有人在我饭菜里投毒,不过剂量不大,应是想让我慢慢发病而死......”

夙祈似乎并不担心,也不惊讶,淡声问,“需要属下去调查是谁主使的吗?”

苏清月盯着他冷峻认真的脸,莫名升起一股荒唐感。

荒唐到她不由想笑,便也笑盈盈道:“若不是为了凤老板,夙祈你是不是也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嗯?”

又听她长长叹了口气,仰起脸说:“你说这世上怎么有那么多人盼着我死啊?”

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夙祈僵怔在原地。

但他并未反驳她的话,而是微微偏开了头,不去看她。

夙祈是个不善说谎的人。

苏清月对这一点倒是很清楚。

她杀了夙祈的大哥,但是凤红雪又曾经救过他们兄弟两个的命。

而凤红雪又是她的手下......

若不是看在凤红雪的救命之恩上,像夙祈这么厉害的人物又怎会继续屈居在她跟前。

怕早就将她杀之而后快,为他大哥报仇了。

空气凝结,窗外的狂风呼啸,有着摧枯拉朽的架势。

不知是不是因为变天的缘故,房间里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女子的声音率先打破宁静,“你去查吧,我总要知道自己要死在谁的手里不是。”

夙祈低头:“是。”

窗外闷雷巨响,风渐渐停歇。

“江南的生意让凤老板好生盯着。这几年太液国也不太安稳,搞不好会有战事发生,让她处理好各商会的关系。”

“还有,眼下正是入夏,这下旬指不定又要闹洪闹旱的,让她现在开始减少对各地粮食的出货,将粮先囤起来。”

她似乎又想起什么,顺道提了一嘴,“还有适量减少对京都城绸缎以及蚕丝的进货。”

前面的话夙祈还能听懂,可最后的这句他没明白她的用意,但他也没多问,再次领命:“属下明白。”

大雨倾盆,初夏的第一场暴雨如期而至。

......

然而只平静了几天的光景再次被一声火急火燎的声音打破。

“王妃,不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