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辰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穿到古代

重生之穿到古代

榴莲熊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秦卿本是现代女,与男友吵架后酗酒驾车,造成事故死亡。死后穿越到古代一个柔弱女的身上,开启了古代生活。

主角:秦卿,宋屿   更新:2023-03-23 2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卿,宋屿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之穿到古代》,由网络作家“榴莲熊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卿本是现代女,与男友吵架后酗酒驾车,造成事故死亡。死后穿越到古代一个柔弱女的身上,开启了古代生活。

《重生之穿到古代》精彩片段

无尽的争吵在秦卿的脑中浮现,她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拿着车钥匙就冲了出去,肆意的开车带给她久违的快感。她心想好久没快乐过了,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狗男人只会让她哭,让她难过,去死吧臭男人。一阵急促的刹车,秦卿还是冲入了海中。她想就这样死了也好,没什么牵挂了。

“小姐,小姐,你醒了啊!”秦卿狐疑的看了看这个叫她小姐的女子,她问道“你是谁?我是谁?我怎么了?”她看着那名女子跑出去还喊着“老爷,老爷不好了!小姐不记得自己是谁了!”秦卿这才开始打量着自己,衣服好繁杂脸也不一样了,,还不待她打量完,所谓的“老爷”来了。

“乖女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跟父亲说。”秦卿看着眼前富态的男人,眨了眨眼。小声嘀咕道:“父亲?”周易礼看这个女儿这个样子心里犯嘀咕“女儿不会真的溺水傻了吧。”他问道:“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父亲。”秦卿摇摇头。周易礼连忙叫了大夫。大夫说:“先生,小姐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溺水导致的失忆罢了,先生要多和小姐说说以前的事帮助她恢复记忆。”周易礼还是不放心,又叫大夫抓了几副药,才肯放大夫走。他心疼的看了看他的宝贝女儿,开始慢慢告诉她,她是谁,现在在哪。秦卿从他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故事。“我叫周棠,因为母亲最爱海棠花。我是当朝宰相周易礼的女儿,年方十六。母亲因为难产去世了,只留下了我和我年幼的弟弟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因为深爱母亲并未纳妾。”秦卿开始走神,周易礼以为她累了,就停止了讲述,和秦卿告别去处理政务了。

他一走,秦卿看了看那个小丫鬟,于是便问他,“我这是怎么了,为何失忆?”丫鬟说:“小姐,您在和少爷玩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湖里,您已经昏迷了两天了。”秦卿了解了个大概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丫鬟说奴才叫:“秀香。”秦卿重复着“秀香,秀香。”随后便说你退下吧,我休息一会儿。等秀香走后,便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秀香,我现代死闺蜜的名字,怎么在古代是我的丫鬟啊。回去可要嘲笑一下她。”秦卿突然想到,她不知如何回去。突然她听到外面一阵喊声“阿棠,我来了!阿棠!”秦卿听着门外的声音,守在外面的秀香说:“宋少爷,我们小姐才刚醒,您小点声别吓着她。”即使秀香压着声音说秦卿失忆的事,秦卿也听的一清二楚。可是宋少爷不是一个憋得住的主,又是一声惊呼。门外的秀香赶忙拦住了要进去看秦卿的宋少爷,随便编了一些理由打发他走了。听见门外没了声音,秦卿把秀香叫了进来,她装作被吵醒的样子问秀香刚才怎么了?秀香说:“您的朋友宋屿,宋少爷来了。”秦卿小声重复着:“宋屿?”


“宋屿是谁?”秦卿小声问秀香。这话还是被宋屿听见了,“什么!阿棠你不记得我了?”秦卿被宋屿吵得头疼,抬手扶额。秀香说:“宋屿少爷,你小点声,我们家小姐才刚醒。”宋屿就噤声了,小声说:“阿棠,我错了。你不要不记得我。”秦卿虽然不了解这位少爷和原主之间的关系和瓜葛,但是还是被他的话和真诚的眼神给触动了。下意识的就心软了,小声的安慰他:“没关系,我会慢慢想起来的,等等我好吗?”听到这番话宋屿的眼中一下就又充满了光。高兴地说:“阿棠你真好!”秦卿不知道怎么的看他就像看他的儿子一样。宋屿的表情都写在脸上,高兴也是,伤心也是。秦卿看着也满足的笑了笑。过了一会儿宋屿说:“阿棠我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她看着宋屿的背影竟然有一丝不舍,秦卿使劲摇了摇头,把这抹思绪从脑中甩出。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十天就过去了,宋屿没来看她,她也乐得清闲。这十天里秦卿也从秀香和阿爹的嘴中知道了很多事,她终于理清了周棠的身世,但是唯独宋屿还是迷雾重重。

在这没见的几天里,宋屿也忙的焦头烂额,他的阿棠失忆了,他要为阿棠找到治病的药。宋屿本身就是医学世家出身的,家里到他这一辈只有他这一个男孩子,家中的医学秘方全部传给了他,当然宋屿也足够努力,日日学习家族的治病秘方。虽然家里就他一个男孩,并未因为宠爱而骄纵,反而努力学习秘方,而后继承父辈的衣钵。家里从祖辈开始就是皇帝的御医,宋屿也以此为目标。

宋屿这几天翻遍了家里的医书,找到了很多治疗失忆的秘方,打算过几天给他的阿棠一试。宋屿这副认真的样子与他在阿棠面前的样子是大相径庭。他想,他要赶紧给他的阿棠治疗,可不能让阿棠忘了他。想着想着他就拿着秘方跑到了阿棠家里,他来的时候周棠正在吃饭,秀香亲切的问他:“您吃了吗?宋少爷,没吃的话奴婢让小厨房给您准备饭。”宋屿怎么会错过这个与周棠一起吃饭的机会,赶紧说:“没吃没吃,饿死本少爷了。”边说边摸着肚子。秦卿被他这副模样逗笑了,赶忙说:“还不快去安排,让宋少爷饿坏了可怎么办。”宋屿从来没见过这么生动的阿棠,以前的阿棠都是不苟言笑,柔柔弱弱的样子。秦卿说完了这番话突然开始咳嗽,可把宋屿吓坏了,宋屿说:“阿棠你小心点,你身子弱着呢。你这是老毛病犯了,我给你带了药,你要按时吃哦。阿棠,你不会失忆连自己什么样的身体都忘了吧。”秦卿也没想到,原主的身子这么弱,只是稍微动作大的说了句话就要咳嗽死了。秦卿在心里吐槽着这副身子:可真是林黛玉来。宋屿吩咐秀香去把药煮上,还叮嘱秀香一定要看着你家小姐按时吃药。

不到一刻钟宋屿的饭做好了,周棠的药也煮好了。秦卿看着这发黑的药瞬间就感到了恶心,宋屿也不吃饭就盯着周棠,说:“阿棠乖,把药吃了。”秦卿看着这药愣是喝不下去,宋屿看着难受的周棠安慰她说:“喝完药,我给你糖吃好不好,阿棠乖,把药喝了。”秦卿在心里吐槽: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一颗糖就能把我打发了。但是秦卿还是把药喝了,因为咳嗽的感觉着实不好受。看着秦卿乖乖把药喝了,宋屿也松了一口气,以前的周棠喝药和要她命一样。

宋屿说:“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下午我带你出去逛逛,给你买糖。”

秦卿也很高兴,穿越到这里还没出去逛过呢。


宋屿答应她的,带她出来逛街。秦卿很高兴,蹦蹦跳跳的走在街上,宋屿看着蹦蹦跳跳的周棠很高兴也很担心,害怕她的身体受不住,但是看到这么开心的阿棠,宋屿也没有阻拦。他们两个都很开心,当然两个人开心的点不一样。宋屿第一次单独和周棠出来逛街,以前的时候想出来逛周父都不会同意的,他太担心他这个宝贝女儿了。这一次宋屿还是与周父斡旋了好久,周父才同意他们出来一小会儿,让他们半个时辰就回去,但是宋屿还是很开心,能和阿棠在一起一秒钟对他来说也是很开心的。秦卿很高兴能来游逛古代的街市,毕竟是第一次见,秦卿高兴的过头了,像是小孩子一样,每个东西都拉着宋屿问个不停,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玩玩那个,她倒是高兴了但是宋屿的荷包瘪了,虽然他也不差那点钱。只要他的阿棠开心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时间过得很快,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秦卿虽然还是很想玩但是想到周父的命令,她还是悻悻而归。宋屿在他后面领着大包小包和她的随从似的。这要是让别人家的看了去还不知道怎么议论宋家少爷呢。秦卿也有点儿过意不去,想着帮他拿一点东西,还没拿到手呢宋屿赶忙拦住了她,说:“小阿棠你有这份心就好了,你的身子拿不了重物的。”秦卿说:“不碍事的,拿一点没关系的。你这样都拿着成什么样子啊,让别人看了去还不知道怎么说我呢。”宋屿心里有点小难过:原来不是关心我啊,TT。但是他还是笑着说:“没关系的,一点都不重,再说我们马上就到你家了,别抢了好吗?”秦卿听此话也作罢,没有再抢。很快就到家了,周父像是计算着时间一样在门口等着,生怕周棠不回来了。还有一个陌生的十二三岁的男孩也在门口等着他。秦卿想这个周棠的弟弟?重生之后第一次见这个“弟弟”。听说是因为弟弟让她落水后,弟弟就被关了禁闭,所以才第一次见他。秦卿看着弟弟英俊的面庞,想着一定要好好培养他,不要让他成为渣男。可不能像她上一世的死渣男前男友一样。

秦卿亲切的叫:“爹爹,我回来了,你站在这儿干嘛,别着凉了。”宋屿也说着:“伯父,您快进去吧,别着凉了。”周父只是冷哼了一声,拉着秦卿进去了。宋屿碰了一鼻子灰,提着礼物在后面跟着,心里想着:果然,父亲说的对,女人真的很难追。但是我宋屿是不会放弃的。进去之后,周父跟秦卿说:“这是你弟弟周桉,臭小子还不跟你姐道歉,害你姐落水。”周桉小心的说着:“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滴溜溜转的眼睛里还是充满了调皮。秦卿也扮演着一个温柔好姐姐的形象,善解人意的说道:“没关系哦,下次注意。”姐弟二人像是有心灵感应,相互吐了吐舌头。周父看着二人的互动也没说什么,只是铁青着脸警告他不要再干那样的事。

宋屿被晾在那儿好一会儿了,周父装作才看到他的样子说:“辛苦你了,宋少爷,陪小女逛街还拎包。”周父使了个眼色,下人赶紧去把包拿了过来。周父又说道:“少爷天色也不早了,令尊该担心了,赶紧回去吧。”宋屿礼貌的鞠了鞠躬说:“谢谢周伯父对我的关心,陪阿棠,不,陪令爱逛街是我的荣幸。不叨扰您了,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说着宋屿就离开了周府。

走出周府的门,宋屿的脸就耷拉下来了。谈了口气,唉‍“我可真难啊。”


宋屿对棠棠的好他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宋家和周家的往事是放不下的。以前的时候周易礼喜欢过一个女子,那女孩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谁知道长大之后竟然让宋家的小子,截了胡。当年看着宋家的小子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就生气,所幸后来遇见了周棠的母亲,他才知道原来对青梅竹马的爱不是男女之情。但是他还是看宋家的小子生气,放不下那个面子。现在对他老爹的“恨”,转移到了宋屿身上,他的女儿可不能被他儿子轻易得到,给霍霍了。他就是要拿乔,难为死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看宋家小子居然有点心疼,周易礼摇了摇头,赶紧把那丝心疼从脑中给甩出了。“可不能便宜了那小子”,周易礼在心中暗暗的想着。难道这就是淋过雨也要把别人的伞撕烂吗?

宋屿在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不知道怎么回事。宋父看着儿子垂头丧气的回家问他怎么了,宋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问宋父:“我们家和周家有仇吗?”宋父笑了笑没说话,一会儿跟他讲起了宋家与周家的渊源,宋父说:“这小子还挺记仇。”宋屿在心中暗说道:这要是我,我也记你一辈子。宋屿明白了为什么周父对他态度那么差,原来是都怪老爹,这难道是父债子偿,不要啊,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宋屿听后尴尬一笑,在心中安慰自己:不是我的错就好,我还有机会。宋屿有信心满满的出去了,只留下宋父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这小子在搞什么飞机啊。

周府里秦卿也很奇怪为什么周父对宋屿态度那么差,难道是父亲对女儿的爱?可是宋屿对周棠已经够好了,看宋屿对周棠好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周父还是对宋屿态度差的要死呢?算了不想了,头痛。“咚咚咚,姐姐开门是我!”秦卿听到声音赶忙叫秀香去开门,一开门周桉就冲了进来。边跑边说:“你没事吧,姐姐,可担心死我了。”我心里诽谤道:还不是你害的,我的小绿箭弟弟。嘴上说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你别挂念我了。弟弟真的很真诚的说道:“都是我的错,我听父亲说你差点就没命,真的对不起姐姐。”第一次见这么真诚的男人,秦卿还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周桉看着周棠手足无措的样子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在他耳边说:“姐姐,我知道你忘记了我,我会保护你的。”看着小孩子真诚的眼睛,秦卿也有点感动。但是正经不过两秒,小孩子的调皮劲儿又出来了,开始在她的屋子里寻宝。秀香看到后赶忙阻止:“少爷,小姐才刚好,你轻点闹,再闹我告诉老爷去。”周桉听见此话一下就安静了,毕竟他不想再被关禁闭了,那种感觉想想就难受。周桉在心里想着:算了算了,等姐姐好了再和她一起玩吧,愁眉苦脸地说:“姐姐我先走了,我想起来我的书还没温呢,下次再来看你。”秦卿被他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给逗笑了,连忙应答,让他走了。

秀香抱怨道:“小少爷真能闹,也不知道随谁?老爷和夫人还有小姐都很安静。”秦卿想到她还没了解过原主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她想问问秀香,“秀香,我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啊?”秀香说:“在我印象里您的母亲是很安静温柔的人,当时我还很小,跟着我的母亲在府里干活,您的母亲看我年幼,亲自抱我还给我糖吃呢。”虽然了解的并不全面,但是从秀香的只言片语中也能感受到母亲的温柔,这件事也不好问父亲,怕父亲去回忆会难过。唉,以后慢慢了解吧。


宋屿趁着周棠失忆这段时间没少献殷勤,三天两头就往周家跑。宋家老爷子颇有微词,孙子竟然因为个女人好几天学习医书心不在焉了。虽然他也很喜欢周家的丫头,但是孙子对她这么上心连经书都不读了,这就有点过了,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他把宋屿叫过来,准备鞭策鞭策他。“宋屿,你怎么回事,听教书的先生说,你这几天没有好好读书啊。”宋屿一听到爷爷叫自己全名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宋屿解释说:“爷爷,孙儿知错了,周家小女的病实在是让孙儿担心,我听说爷爷当年听见奶奶生病的时候也是茶不思饭不想,一心想让奶奶好起来,孙儿像爷爷学习也做一个纯爱战神,难道我做的不对吗?孙儿不明白。”宋老头的脸抽了抽,再大的气也不能发了,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爱一个人确实是没错的,但是不能荒废了学业,懂了吗?我的乖孙儿。”宋屿舒了一口气,轻松拿捏老头子。他就知道一提起奶奶爷爷就会心软。不过他仔细思考了一下,爷爷说的对他确实不该荒废学业,如果他学艺不精的话,阿棠是不会看上他的。宋屿决定不能再这么不上心了对学业,抓紧时间闯出名堂让阿棠看到自己。忽然又开始有点伤心了,阿棠都不记得以前和自己的海誓山盟了,两个人一起出去爬山看海,看过了多少大好河山。当然,每次周父都会带一大堆随从跟着他们,即使这样能跟阿棠有宝贵的回忆也是好的,可是现在阿棠什么也不记得了,可能以后也不会想起来,唉,我好难啊。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又信心满满了,“加油,宋屿!你能行!”爷爷其实一直在看着他,看着他斗志昂扬的样子也很开心。自言自语道:“有我当年的风采。”宋屿又恢复了以前的忙碌的读书生活,虽然忙碌,但是也三天两头的往周棠家跑,即使大部分时间都是被周父以“小女生病为由”给赶出来。三番两次之后宋屿知道周父是故意的,逼不得已他找了周棠的贴身丫鬟,给她传密信,可是转念一想阿棠什么也不记得了,对自己的感情也是,该怎么说呢?算了有交流就很好了,还要什么啊。宋屿每天都会通过秀香给周棠传信,诉说着他的生活,他的爱意。秦卿每天收到这些感觉挺有意思的,和看小说一样。心里想:他可真能说啊,他的生活好丰富啊,我每天在府里无聊死了。随后秦卿跟秀香说要不找个时间—爹爹不在的时间,把宋屿约过来我们出去玩。”秀香也是没想到她家小姐失忆之后这么主动。秀香看着她家小姐给宋少爷回信,脑子里想着宋家少爷收到回信蹦起来的样子,不小心笑出了声。秦卿看着秀香的动作,问她怎么了,秀香摇摇头,秦卿觉得不对劲,这丫头有秘密了。秦卿写完之后才想到这样是不是显得自己太主动了,这可是在古代,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儿。她问秀香:“我这样给他写信是不是不太好啊,我是不是应该矜持一点啊。”秀香回答道:“没事,小姐,不会有人说你什么的。”秦卿听了之后觉得还是出去玩比较重要,在这宅子里闷死了,但是又转念一想问道:“小秀香,你怎么这么向着宋屿啊,说他给了你什么好处。”秀香说:“我一心向你,怎么会偏袒他人呢,再说了,小姐我可比你年长,别叫我小秀香了。”说完撇撇嘴。我偏叫:“小秀香,小秀香!哼,气死你。”

主仆二人在一起打打闹闹……


主仆二人打闹一番,秦卿就让秀香去送信了,一想到要出去玩,秦卿脸上的喜色藏都藏不住。周桉看姐姐的房门开着,没敲门就进来了,他看见姐姐这么开心赶忙问:“发生什么喜事了,你这么高兴。”秦卿说:“臭小子,没规矩。进姐姐的屋子怎么不敲门啊,出去重进一次。”周桉也没和周棠计较,说:“嗻,小的得令。”秦卿看着周桉的调皮劲儿又上来了,噗嗤笑出声,说:“算了算了,你找姐姐什么事啊,小桉子。”周桉说:“没啥事儿,就是看你房门开着,又面露喜色的,想过来问问你。再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没事就不能关心关心姐姐嘛。你再这样我不来了。”边说还边把头扭过去,故作姿态。秦卿没理他的扭捏作态,不一会儿自己就好了。秦卿说:“我能有什么喜事啊,就是开心,纯开心。”周桉在心里想到,以前姐姐这么开心的时候都是与宋屿有关,这次不会也是吧。姐姐失不失忆都记挂着他来,不行我带旁敲侧击一下。“真没事吗,姐姐?那就好,我听说宋屿哥被宋爷爷叫去训话了。”还没等周桉说完,秦卿就问怎么了,为什么呀?周桉接着说:“还不是因为你,宋屿因为你生病的事忙的焦头烂额,茶不思饭不想的,就为了给你找药。”秦卿想“为了我?”好像还有点感动,周桉接着说,这几天怕是出不来了,你没看见他这几天都没来看你吗?这要是搁以前,那他肯定是天天来。秦卿没有周棠的记忆对宋屿也没有那种男女之爱,对他的感觉更像是玩伴,可是听到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心里还是有点动容,一想到如果他过几天带自己出去玩的话,就又会受罚有点于心不忍,待会儿还是在写一封信吧,让他好好学习。周桉看着周棠出神的样子,心里得意道,果然和宋屿那小子有关。得到了结果周桉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转身就跑走了,边跑边喊:“姐姐再见!”秦卿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周桉,好像在说:“这小子有毛病?”

秦卿想了想周桉的话,然后提笔给宋屿写了一封信。宋屿在家打了个喷嚏,还想着自己莫非是感冒了,突然听到外面传,周家小姐的丫鬟来了。他转念一想,原来是他的阿棠在想他。他连忙让秀香进来,秀香带了一大堆东西为了掩盖那封信,秀香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隐藏在东西下的信,她交给宋屿,宋屿也拿出了他要给周棠的信,两人交换完信件之后就走了。秀香把那封信在怀里揣好,生怕被别人看见,说他们小姐。

秀香回到周府发现小姐又在写信,她先把宋屿的信交给小姐,然后问道:“小姐,你怎么又在写啊?”秦卿给秀香讲了讲大致的情况,然后愁眉苦脸的说道:“唉,出去玩计划泡汤。”在心里埋怨道,这小姐的身子也太弱了吧,一天三顿药,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秀香安慰道:“没事的小姐,等过几天,你的身子好点了,老爷一定会让你出去的。她看着周棠还是满脸不情愿的样子,也没法子了。


秦卿晚上的时候就把信写完了,在犹豫着要不要送出去,宋屿不把这件事告诉她肯定是有原因的,她现在知道了算怎么说,万一让宋屿误会自己很关心他怎么办。啊啊啊啊,真的很难搞,烦死了。思来想去还是把信交给了秀香让她带给宋屿。秀香去的很快,宋屿很快就收到了那封信。宋屿感到有点奇怪,一天之内收到两封信,难道阿棠想起来了?宋屿立马就把信拆开读了。信的内容如下:宋屿,展信佳。我听说了你被你爷爷责罚的事情(秦卿也没有拐弯抹角),感到非常的抱歉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走的太近了,以免被你爷爷误会,你也不要因为我在学业上怠慢。这样我会感觉到很抱歉,希望你可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关于咱俩出去玩的事儿,以后再说吧。你先专注于学业,等你学有所成我们在继续玩吧。秦卿也没什么好文采,这些话还是她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宋屿当然不知道秦卿的绞尽脑汁,他只知道周棠不要他了。他好难过,可是他压抑住了内心想要去找她的冲动,因为阿棠说让他好好学习,好好温书。他提笔给周棠写了一封信:阿棠,展信佳。这几日我很挂念你,你也听闻了我被爷爷处罚一事,我很高兴你能写信安慰我,并且为我着想。我会记住你的话,加倍用功读书的,同时我也很期待能与你相见的那一天。我会用功读书得到我爷爷和你父亲对我的认可,还有你对我的认可。我知道你还没有恢复记忆,想不起曾经我们二人之间快乐的点点滴滴,也忘记了我,可是你要记得我很爱你,阿棠。我会记住你的嘱托,等我学有所成,我们再见!

第二天一早宋屿就派人来送信了,秦卿也不意外,从这几半个月的相处来看,宋屿真的很爱周棠,看到昨晚秦卿写的信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回信的。秦卿实在不敢想要是有一天他知道了真正的周棠已经死于那场溺水,而她只是一个穿越过来的替代品时的反应,一定会崩溃吧他。秦卿拿到那封信立马就打开了,和她想的一样,但是很意外于宋屿没冲动的来找他,她还以为宋屿和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呢。没和宋屿在一起的这些日子,秦卿在很努力的养这副身子,秦卿的前世本来就是学中医的,没想到在古代派上了用场,给自己治病。她写好药方交给秀香,让她按方子抓药。秀香看着药方不知所措,她想劝劝小姐,万一吃错了,对身体不好。她看着秀香犹豫的神色,淡淡的说:“去拿吧,没事。出了事我自己去承担。”听到这儿,秀香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听话的去抓药了。很快药就抓好了,秦卿每日都按照自己的方子服药,身体确实恢复的很好,但是由于这副身子太弱了完全不能和现代的她去比。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宋屿和周棠自从那日之后也没有再写过信了。宋屿很想她可是他只能把思念压在心头,用功的学习好快点继承父亲的衣钵。宋老爷子很惊讶于宋屿这一个月的用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转性了,宋屿以前也会读书,但是没有现在这么用功。宋老爷子很快就猜到了原因,能让宋屿转性的只有周棠。他对周棠的印象也不由得好起来了,虽然本来也很喜欢周棠,但是让他孙子变好他就更喜欢了。宋屿今年也十七了,是时候给他说门亲事了


宋老爷子是一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想到要给宋屿说亲,就第二天一大早把宋屿叫过来,跟宋屿说此事。宋屿一听说爷爷要给他说亲,大吃一惊。很好奇爷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想让他刻苦读书先立业再成家的啊。现在是怎么回事儿,突然要给他说亲,不对劲!不对劲!心里想着必须要打听清楚,边想着就边问出口:“爷爷,您怎么突然要给我说亲啊。”宋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奇怪的问道:“怎么没问是谁啊?”宋屿心里想,不管是谁除了周棠他谁都不娶,他失落的说:“反正不会是周棠,其他人就没必要了。”宋老爷子笑着说:“你怎么知道不是周家的周棠呢。”宋屿有点震惊,心里开始幻想,不是吧不是吧,周棠!不过几秒之后想到,不可能!宋屿说:“爷爷,您别开玩笑了,不可能的,阿棠还没恢复记忆呢。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更不记得我们之间曾经的恩爱点滴,她不会同意的。我也不会强求她,我愿意等她的。”宋老爷子看着他,有点无奈的看着这个恋爱脑孙子。宋屿看着出神的爷爷,说道:“爷爷别想了,我的恋爱脑遗传。”他又弱弱的问了一句能去找阿棠吗?

小老头撇了撇嘴说,你先过了周易礼那一关吧,走吧,快走吧。宋屿知道爷爷放弃了给他说亲这件事,开心的走了。但是走到半路上突然一阵失落,他其实还挺想成亲,只不过是想和阿棠结婚,他也很想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日子,唉‍。阿棠啊,阿棠,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啊。宋屿是耐不住性子的,这才一个月就想阿棠想的不行,连忙回到自己的屋子给周棠写信,要和周棠约着出去玩。随着周棠的身子日渐变好,周父也放宽了对她的限制,她这一个月的日子可过的潇洒着呢,和秀香去寺庙祈福,去逛街市,完全没有宋屿想的凄苦。宋屿还在那边以为周棠的日子很无聊,想陪周棠出去玩解解闷儿,当然他也有他的私心,想趁机和周棠建立感情,让她尽快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他实在是不适应周棠对她的冷漠。

他很快就把信写好了,他在信里诉说着他对她的思念之情。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信交给暗卫让他去送信了,暗卫不敢怠慢很快就把信送去了周府,但是不凑巧的是周父恰好碰见了,他看见暗卫鬼鬼祟祟的于是乎就派人把他拿下,还逮住了正在接信的秀香。周父把他们两个押到了大堂,开始询问怎么回事,秀香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暗卫也誓死不从。这边周棠也被吵醒得到消息,立马就赶到大堂去了。二话没说就开始为秀香辩解,她先让秀香起来,然后就凑到周易礼身旁开始撒娇:“父亲,秀香没干什么的,他和这个男的压根就不认识。”周父看见女儿在撒娇立马就让其他人散开了,只是还押着那个暗卫。大堂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周父正了声说:“周棠别撒娇了,没用。跟为父说怎么回事,父亲你怎么不相信我啊,我能干什么啊,我可是你的乖女儿。”周父见拿周棠没办法,就只好假装把暗卫给放了,实则背后派人偷偷跟踪他,暗卫也很聪明,知道周父会派人跟踪他,故意多走了好多路甩开了周府派来的人,但是周父能坐的上宰相的位置当然是有两把刷子的,周父派了好几个心腹去跟踪,不一会儿其中一个心腹就告诉了周父暗卫的真正下落。周父知道了,都是宋屿那小子搞的鬼。暗卫回去也立马把这件事告诉了宋屿,宋屿一想就知道周父的人是不会轻易被跟丢的,决定第二天一大早去周府请罪。好消息:能去周府了(光明正大的)坏消息:去请罪。

宋屿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怎么跟周父解释,宋屿也没有想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


第二天一大早宋屿就来到了周府,他在周府门口迟迟不敢进去,在门口踌躇了一会之后,敲响了周府的大门。很快侍卫就把门打开了,他进去大堂就看见周父坐在里面,显然是等了很久的样子。周父看见宋屿来了,原本皱着的眉头明显的松开了。宋屿也是捕捉到了这一个瞬间,他觉得现在认错肯定没错,他对着周父做了个揖,然后开始了他诚恳地道歉“表演”,他说:“伯伯,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不该擅自写信给周棠,也不该悄悄送信。是我没有考虑清楚,没有深思熟虑。要是被别人知道我与周棠私自传信,对周棠的名声不好。都是我的错,任凭您责罚我。”周父看在他这么诚恳的份上对他有一丝动容,但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真如他所说要是被别人发现那么对他们家阿棠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看了看宋屿并未说话,宋屿心想难道他的推断错了,周父很生气?宋屿见他没说话又继续说道:“任凭您责罚。”周父终于有了动作,正了正身子说:“责罚你我是不敢,你老爹和你爷爷再来找我,你也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我知道你很喜欢我们家周棠,但是这件事你们两个做的太过分了。没有下一次了!”

宋屿听见没有下一次了觉得自己和周棠要完了,爱情的小火苗熄灭啦。

接着周父接着说:“你可以直接来周府找她,不用计较那么多,这样总比你们暗送秋波要好。虽然我对你们持反对态度,但是我希望你们能通过正常的途径交往。”周父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可以通过宋屿帮助周棠恢复记忆何乐而不为呢,而且宋屿的医术也很高,帮着医治周棠的身子也没什么问题吧。宋屿差点喜形于色,他听到的只是周父对他的认可,他差点说谢谢岳父。周父能看出来宋屿的开心,没等宋屿说话就下了逐客令,宋屿见周父已经松了口,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生怕周父改变态度,立马就跑走了。

回家的路上开心坏了,脸上的喜色藏都藏不住。

在周家,刚起床的秦卿也是听说了这件事,她很诧异于周易礼的松口。她觉得不简单,虽然刚和周易礼认识,但是也能感受到周易礼的城府是很深的,做任何决定肯定都是有他的考量的。但是秦卿觉得没关系,周易礼肯定不会害他的宝贝女儿的,所以她可以尽情享受周易礼给她带来的好处了。秦卿也开心坏了,在家憋都憋死了,她急需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她开始盘算着和宋屿出去玩了,她转念一想女孩子在古代要矜持一点,怎么可以主动找男孩子出去玩呢。现在想起这个好像有点晚了,她都和宋屿出去不知道多少次了。算了,她想:我的灵魂是现代女,不管,就是玩。而且秦卿所处的那个朝代是比较开放的,经常可以看见男男女女一起出游。

秦卿特意让秀香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出去玩。


秀香很快就选好了日子,把日子拿给周棠看。秦卿念出声来:“公元六二四年三月初十。是个好日子,挺好的,挺好的。”宋家和周家本来就是邻里,离得很近,这下没有了周父的阻拦,传信儿的速度更快了。没一会儿秀香就把信给宋屿传过去了。

宋屿很高兴,马上就要和他的阿棠一起出去玩了。他抓紧时间把爷爷给他布置的学习任务在他们出去玩之前完成。他立马收了笑意去认真钻研医术了,心里想着不能让他的阿棠失望了。

很快时间就到了,出去玩的那一天,秦卿也是天天盼着,在家宅了太久了。她都要发霉了,终于等到了那一天,她起床精心打扮了一番,看着铜镜中的周棠不禁感叹了一句:“你小子怪美的哈!”她以前刚失忆那会,看见铜镜里的周棠是瘦不拉几,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和吸血鬼似的,不好看。现在经过她的精心呵护,调养,终于脸色也红润了,身材也正常了。

秀香的呼喊声打断了秦卿的回忆,秀香跑进来说:“小姐,宋少爷已经来了。”秦卿赶忙又整理了一下仪容,在铜镜前反复打量着自己,观察自己有没有差错,还问了秀香:“我看起来怎么样?”秀香说:“棒极了,小姐。您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子。”秦卿边往外走边说她贫嘴。没过几分钟,她就从周府出来了。

宋屿一下子就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人儿,他激动地脸瞬间就红了。他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她。

以前的周棠不太爱打扮,加上经常性的生病也让她不太关注这些容颜方面的事,很少化妆,所以今天宋屿见到周棠才这么惊讶。

宋屿被她惊艳了,脱口而出:“阿棠,你好美。”宋屿的话搞的秦卿一阵害羞。宋屿马上回过神来说:“不好意思,冒犯了。”秦卿听后说:“没关系,我爱听。”接着说:“别愣着了,走吧。”

宋屿从知道他们要出去玩的那天起就开始做路线图,他把以前和周棠一起出去玩的地方都列在了这次的游玩清单里。

第一站:祈福寺。这是他俩最常来的地方,因为周棠的母亲信佛,她的母亲又去世了,来这里也算是对母亲感情的寄托。这次由于周棠失忆了,没有前几次来的时候那么伤感。

第二站:食为天酒楼。宋屿考虑到从寺庙出来时辰就不早了,周棠肯定饿了,就计划着带她来吃饭。食为天酒楼是全京城最大的酒楼,饭也是最好吃的,宋屿早早的就订好了包间,没人打扰他们。秦卿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想多吃几碗饭呢,奈何这副身子受不了,就吃了一碗饭就及时打住了。

第三站:运河边。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站,其实还有很多地方没和周棠去玩,但是想到周棠的身子,宋屿就做了这样的安排。他们在运河边呆了很久,边走边聊。宋屿告诉了周棠很多她小时候的故事,听的她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原来周棠这么好笑啊,秦卿心里想着。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宋屿和周棠该回家了,两个人其实都是很不舍的,当然不舍的原因可能不太一样,但是两个人都乖乖回家了,因为只有这一次乖乖回家下一次才有机会继续出来。

他们不舍的在宋府门前告别,挥手说了再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